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进入管理
站内搜索:
 
  新闻中心
公司开展在岗退伍军人慰问活
陕西有色集团上半年奋力追赶
集团公司总经理邹武装勉励公
集团公司检查公司一季度追赶超越党
汉中锌业亮相2017丝博会暨第2
公司团委成功举办“争锋金话筒,挑
公司团委召开2017年度工作会议
公司召开股东会暨五届三次董事会监
 
 
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文苑    字体:
理 想 (小说连载六)
    

 

(接上期)白山和范星星手拉着手,如初恋情侣般缓步走在路上。

范星星是一所私立幼儿园老师,经常和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们打交道的她,身上纯净天真的气息一点也不比刚出校门时少。她是幸运的,上学时就立志要当老师,热爱教育事业,那么喜欢孩子,毕业后投身幼教,又嫁了个富二代老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是丈夫最近一个来月的反常让她有些忧心。结婚六年了,她从没见过白山如近期这样闷闷不乐,能这么长时间不碰她,对她的主动示爱也只是温柔地抱慰,却无一丝雄性的冲动在里面。

白山深爱着妻子,他知道她也深爱着他,他也知道妻子想趁着这次回家造人,可自己却……终于,他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还得从开学不久的那次喝酒说起——

那天,白山被叫去参加几个同学的聚会。同学请他来是为了给自己的朋友任总招商引资。任总在做一款VR虚拟现实的产品,缺乏资金,辗转找到了他。席间,任总说了产品的前景,也坦言了他目前的困境。在真诚的氛围中,他们都没少喝酒。临别,任总将一款VR产品赠与白山免费体验。

白山带着这高科技的玩艺儿,本想回家和星星一起体验,可星星临时决定回娘家看母亲了。白山遂回学校拿钥匙。到了办公室打开灯,同事们都不在。一阵酒劲上来,他就在办公室将那个航天头盔一样的高科技玩艺儿戴上开始体验起来。也许是高科技的魔力,也许是酒精的作用,白山很快就进入了亦真亦幻的体验状态,肢体语言在表达着某种“亲密”,最明显的是裆部撑起“小帐篷”……

几位住校老师见办公室的灯亮着,过来查看,在明亮的灯光下,将白山上演的这一幕尽收眼底。而此时,白山却沉醉于虚拟现实中,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直到一位老师想着白山毕竟是副校长,于心不忍,就在其他老师的怪笑中上前使劲拍了白山的肩膀,将他带回现实中。白山摘下VR,不知所以地看着几位老师脸上忍俊不禁的笑容,顿时一种强烈的虚脱感袭来,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拔光了毛的鸡,被赤身裸体地置于大庭广众之中……他阳萎了……

星星听完白山艰难的讲述,早已泪流满面。她捧着白山的脸对他说:“亲爱的,这不怪你,是他们太坏了!我爱你!”

白山将妻子紧紧抱在怀里:“我也爱你!我会好起来的……”

夕阳将小院映照得亮丽而温暖。一切准备就绪,开始包饺子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包着各式各样的饺子。俩个小家伙也不闲着,一边按自己的想法包着怪模怪样的饺子,一边还要评判:“爷爷和爸爸包的不如奶奶和妈妈包的好看!”白苍青辩解道:“男女分工不同,这本来就不是男人擅长的事嘛!”阳阳不服:“切!找借口!我包的这个,不是一样好看吗?是爸爸和爷爷不专心!”默儿附和着哥哥:“就是就是!”大人们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宝贝,都开心地笑了。

吃完饺子收拾妥当,俩宝贝跑去看鸡有没有下蛋。不一会儿,拿了两个鸡蛋兴冲冲地跑回来问白苍青和白山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父子俩对望一下,异口同声地说:“先有鸡!”俩小宝同声问:“为什么?”白苍青说:“鸡蛋鸡蛋,鸡在前,蛋在后嘛!”“哈哈哈……”祖孙四个都被逗笑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阳阳和默儿都有良好的阅读习惯。白苍青和白山膝头各坐一个,都拿着本书给怀里的小人儿讲故事。小家伙听得津津有味,直到白河和星星下命令,两个小家伙才意犹未尽地回房间睡了。

这一夜,对于白苍青和杜娟来说,是安然喜悦的——女儿的转变,儿子幸福的三口之家,一大家子的其乐融融,都让他们感到满心快慰。这一夜,对于白山和星星来说是沉重的——那个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呢?这一夜,对于两个小宝贝来说,是快乐的——在一个充满爱和宽厚包容的家庭环境中自由成长,两个小家伙已经在领略生命意义的问题上优于许多同龄人了。

白河抚摸着默儿的小脸儿,看她睡得那么沉那么安稳,嘴角泛起微微的笑意,不知不觉中也进入了梦乡……

“站住,不要跑啊!你给我站住!”白河大声喊着,奋力追赶。

那人终于停住了。白河气喘吁吁地一把拉住那人的胳膊,站到他面前:“天啦!响哥哥,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她一把抱住他,紧紧地:“不要跑,不要离开我!”他柔声说:“我没跑啊,我一直在呢!”他拥抱着她坐到床边。

“我们这是在哪儿?”

“傻瓜,这是我们的家啊。”

“哦,响哥哥,我好想你……”她扑进他怀里,轻声哭泣。

他轻柔地为她擦干眼泪,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双眼,脸颊,鼻子,嘴唇,下巴,脖颈……他们拥抱着,在浓浓的爱意中融进了对方的身体里……

在一阵酣畅深沉的快感中,白河猛地睁开眼睛——原来竟是一场春梦!她的心跳依然急促,身上微微出着汗,双手紧握,手心里也是汗津津的……

梦里的一切,实在太真切了!白河放松了一下,披了件衣服坐起来,打开手机看看,已凌晨三点四十了。她轻轻地起身开门,来到书房,翻开《黄帝内经》:“正邪从外袭内,而未有定舍,反浮于脏,不得定处,与营卫俱行,而与魂魄飞扬,使人卧不得安而喜梦。气浮于腑,则有余于外不足于内;气浮于脏,则有余于内不足于外。厥气客于心,则梦见丘山烟火。客于肺,则梦飞扬……客于阴器,则梦接内。顺天之时,而病耳与期。顺者为工,逆者为粗……”

白河合上书,坐在靠椅上,脑海里浮现出来了,是李响,李响,还是李响,全是李响……(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汉中锌业有限责任公司Copyright&reg hzxy.yousergroup.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
电话:0916—3439160(传真)  邮编:724204 陕ICP备12001905号-1 技术支持:博瑞科技